<
医药

巴菲特和芒格谈医药股:好生意买组合价格合理

来源:未知 时间:2019-11-20 21:10

  要闻 巴菲特和芒格谈医药股:好生意,买组合,价格合理,别押宝 2019年11月9日 10:05:58 智通财经网

  芒格说:医药行业的未来更容易预测。在医药行业,所有公司的日子都很好过,有些过得特别滋润。我们确切知道的是,我们作为一个组合买入的公司价格合理,它们将来的整体表现应该不错。这和我们投资银行业的方法不一样。

  作为年轻的投资者,当然要在市场中无效的地方找机会。别花费大把精力研究「哪家大型医药公司处于开发阶段的药品更有潜力」。

  巴菲特:我们不知道怎么看医药公司正在研发的药品,即使现在看懂了,再过五年,又有一批新药处于研发阶段。我们不知道辉瑞和默克哪家更有潜力,不知道哪家能研发出重磅新药。

  我们确切知道的是,我们作为一个组合买入的公司价格合理,它们将来的整体表现应该不错。医药公司的研发工作非常有意义,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判断处于研发阶段的药品的价值。组合买入比较合理。

  这和我们投资银行业的方法不一样。按合理的市盈率买入医药行业,5到10年后,收益率应该还不错。

  投研说点评:医药消费情况与人口数量和年龄结构相关,这是相对可以预测的。人类平均寿命在增长,老龄化是趋势,所以人类医药需求是长周期上升,美国的医药巨头研发力、销售力、市占率、影响力遥遥领先,其股票呈现长期牛势。

  医药需求通常无周期性,人们在经济不好的时候仍是需打针吃药,甚至比经济好的时候需求更大,医药公司重视研发,进行差异化经营,研发方面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产品众多的大型医药公司有新产品研发失败的风险但不容易倒闭。

  银行业是以存定贷经营资金、管理风险的行业,经营当中通常使用8-12倍高杠杆,同质化严重,所以管理效率和成本控制非常重要。当下中国银行业利息收入占大头非利息收入占小头,仍与宏观经济兴衰呈正相关,其股价有一定反身性,经济繁荣时信贷激进、粗放经营的银行,一旦进入经济衰退、萧条,实体产能出清、房价下跌、质押的股权价格下降,各类不良资产纷纷出现,各类坏账拨备上升的时期,这类银行可能出现盈利失速、断崖下降、巨额亏损甚至破产倒闭。

  引用巴菲特的话就是“银行业是非常好的事业,除非你老干些蠢事。你可以很便宜地取得资金,不用干些蠢事。但是银行常会掉入做蠢事的循环,而且是一窝疯地发蠢,就像80年代国际信贷的事情那样。

  巴菲特说他们1993 年失手了。当年医药公司受到美国医疗改革的威胁,他们错过了机会,在医药公司的价格很便宜的时候,没有出手买入那么好的生意。巴菲特认为医药行业是个好行业,医药公司做的是好生意,但是按现在的价格,伯克希尔绝对不会买(1999年)。

  投研说点评:当下中国的医药公司同样受到国家医疗改革带来的风险,国家医疗改革工作不断深入,仿制药质量与疗效一致性评价逐步落地增加了研发费用投入和研发失败风险,药品审评审批制度持续改革拉长了新药研发周期提高了研发成本,两票制执行全面落地对商业的调拨业务带来冲击,招标降价和药品零加成致使商业的回款周期拉长,医保控费从严倒逼医药公司药品降价,环保要求日益提高对污染物的处理情况。

  特别是对原料药生产的污染物排放管控力度的加大会增加公司生产安全、合规和环保治理的支出,推升原料药出口价格......一系列政策和法规相继全面实施,为整个医药行业的发展带来重大影响,医药医疗行业上下游所有公司都面临着行业竞争格局变化的风险,自然伴随着重大机遇。

  巴菲特:我们看不到明显的证据,无法肯定今天的科技股整体低估。医药股有过靓丽的业绩记录,创造过优秀的投资收益率,科技行业没有这样的记录。

  芒格:医药行业的长期表现非常出色。1993 年,我们没投医药股,是我们做错了。想挑出最大的赢家很难,做一个组合肯定行的。上一次我们让机会溜走了,下一次可能还是抓不住。

  纽约证券交易所制药行业指数(DRG)从2001年初的447点,到2010年9月8日已跌到285点,10年下跌了36%,跌幅超过1/3。

  由于华尔街担心制药公司的专利失效,盈利将大幅下滑,持续下跌,导致股价估值水平处于很低的水平。

  但市场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主要制药企业的平均分红率达4.8%,且拥有支撑企业价值的巨量现金流,其中不少计划稳定增加分红。

  巴菲特选择了最主要的大型制药公司。而且选择有多种专利药品的公司,因为其盈利更加稳健。至2010年二季度,巴菲特持有4只医药股,市值合计27.4亿美元,占其组合的5.9%。4家公司都拥有多种专利药品,在细分市场具有明显优势,尤其是强生在日常消费品领域经营多年,有强大品牌优势,加强了公司业务的稳定性和持续成长性。

  1、强生(:2006年巴菲特买入强生2133万股,2007年增持到3倍达到6427万股。2008年巴菲特为了购买高盛等3只优先股减持强生过半到3001万股。2009年为了筹资收购伯灵顿铁路小幅减持至2853万股。2010年二季度巴菲特大幅增持1743万股,增持比例高达73%,持值24.4亿美元。

  2、赛诺菲安万特(SNY.US):2007年巴菲特买入欧洲最大制药公司赛诺菲安万特1717万股。2008年增持到2211万股。2010年二季度增持4.1%,二季末持值12亿美元。

  3、BD公司(BDX.US):巴菲特2009年二季度新买入全球最大的注射器及医用一次性产品的供应商BD公司120万股后,四季度增持30万股。2010年一季度又增持24.4万股,二季度又增持14.6万股,增持比例8.4%,二季度末持值1.28亿美元。

  4、葛兰素史克(GSK.US):2007年巴菲特买入全球销售收入第5大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151万股,至今不变,二季末市值0.5亿美元。

  巴菲特只选择最主要的大型制药公司,而且选择有多种专利药品的公司,其盈利更加稳健。四家公司都拥有多种专利药品,在细分市场具有明显优势,尤其是强生在日常消费品领域经营多年,有强大品牌优势,加强了公司业务的稳定性和持续成长性。

  只在股价大跌之后估值水平低于市场平均水平之时才趁机低价买入。不是一次性全仓买入,而要分期逐步买。二季度标普500指数下跌11.9%,平均市盈率18倍。强生下跌9.4%,市盈率12倍。BD公司下跌14.1%,市盈率13.5倍,赛诺菲安万特下跌19.5%,市盈率10倍。巴菲特增持的3只医药盈率均明显低于市场平均水平,股价均大跌,两只股票跌幅超过市场。巴菲特近年来不断增持这3只股票,分期分批买入。

  巴菲特不是只选择一两只医药股,而是一篮子购买一批主要的大型制药公司股票。巴菲特同时持有4家制药公司股票,是典型的组合投资。普通投资者选股能力肯定不如巴菲特,最好持有10只左右医药股的投资组合。